等郎妹等来了什么撕裂畸形风俗婚姻下,

2022/12/2 来源:不详

文/冰凌读书

前段时间,广东男子被捉奸在床,被浸猪笼的事件,弄得纷纷扬扬;在现代文明的法制社会里还有这样的事情,可见“浸猪笼”在人们心中的根深蒂固,这也是古人的悲哀!

浸猪笼在百度百科中这样叙述:

浸猪笼是旧时的一种刑法,把犯人放进猪笼,在开口处捆以绳索,吊起来,放到水里淹浸,轻罪者让其头部露出水面,浸若干时候;重罪者可使之没顶,淹浸致死,通常是处刑偷情(通奸的)人。

袁志博主演的电影《等郎妹》在年12月28日上演后,一石激起千层浪,反响非常大;影片中浸猪笼的背后是等郎妹们孤独寂寞的悲惨。

《等郎妹》中客家的“等郎妹”这个特殊群体和童养媳一样,在历史河流中被泥沙挟裹着淹没,给后人留下深深地震撼,她们在封建枷锁的桎梏中失去自我和生命,用数豆子打发寂寞的时光和等待的一生。

01:贴上“等郎妹”标签的女孩,注定了悲惨的命运

“在家从父,出嫁从夫”封建社会禁锢妇女的三从四德,使女人们在成长中形成了根深蒂固的认知,丈夫就是女人的天,丈夫是她们唯一生存下去的稻草,是她们希望和寄托。

年幼的女孩被早早地送去婆家,在婆家等待丈夫的出生,等他长大;如果那家生不出男孩就一直等,或者和大公鸡成亲,这比童养媳更悲惨,童养媳的小丈夫是已经存在的,而等郎妹的“郎”是个不存在的未知数,“等”伴随着她们的一生。

8岁的润月自幼失去娘亲,爹无力养活她,她被送进客家围屋做“等郎妹”,爹告诉她:她是王家的人了,要听阿姆的话。

润月在陌生的婆家感觉不到安全,晚上偷偷地跑出来回家找爹,可是她打不开沉重的大门,一个小小的门栓把润月囿于在围屋里,从此她被迫戴上枷锁。

润月的阿姆(婆婆)桃花也是个等郎妹,她三岁就进了王家,她阿姆说跑回娘家就犯忌,做错事就要跪搓板。润月就默默地自己跪搓板,要说润月有些幸运,桃花对她还是爱护的,隔壁的阿菊也是个等郎妹,经常挨打受骂。

在那样的时代,作为等郎妹的小孩子孤立无援,阿菊曾经跑回家,被自己的爹打的身上都是伤,从此不敢回娘家了。在人们传统的思想意识里,等郎妹的这种婚姻是正常的,一种正常的循规蹈矩。

比润月小一岁的阿菊,已经当了三年的等郎妹,她阿姆生了三个女娃,尽管她干活很勤快,还是经常挨打,阿菊的阿姆认为她生不出男仔,是阿菊的命不好,经常把气撒在阿菊身上。

两个女孩子在一起商量,去仙人树下祷告,让菩萨保佑她们能够等到郎,让阿姆给她们生个老公吧。桃花一直盼望生个男仔,讨润月的好兆头,让润月说是个男娃吗,润月高兴地说是,他告诉我了。两人都高兴地笑了。

桃花要生了,自己心里紧张,求个口头安慰,问:是男仔吗?润月体贴地安慰:是弟弟妹妹我都喜欢!这下戳到桃花的痛处,她害怕了,恼怒地打了润月一巴掌。

月光光照地堂,骑白马过莲塘;娶个媳妇十七八,不知是姐还是娘!

桃花生了男仔,润月提着满篮子的喜饼挨家挨户的送,高兴地说,我家添了个男娃,名叫王思焕。从此,润月开始了既当妈以又当姐的带娃模式。

几度春秋,思焕在桃花和润月的呵护下长大,他把润月当姐姐,而润月把他当老公养,两人的角色错位,时间在他们的亲情和寄托中流淌,传统的婚姻依然要进行,思焕接受了新式教育,这就注定了润月在固定思想模式下的悲剧。

思焕脱离家庭去南洋,润月在家等得花开叶已黄!

02:守不住就要浸猪笼,等郎妹亲手毁掉幸福,从一而终的执念铸就自己的悲剧

青梅竹马的情义,两情相悦的幸福败在老一辈的洗脑和自己心中执念中;润月对挚爱她的视而不见,对不爱她的心心念念。

人最可怕的是自己对自己的禁锢,没有冲破枷锁的意识。

当青梅竹马的春生来桃花家帮工时,润月和春生相处愉悦,外人就有了闲言碎语,桃花也有察觉,她警告润月:要“守得住,从一而终”。

围屋围起了人,没有围住他们的心;阿英婶嫁过来好多年没有见过老公的模样,她和大公鸡拜堂成亲,耐不住寂寞,有了相好的人,被族人逮住浸猪笼,吓得润月了不得,这件事也在润月的心里留下阴影。

桃花强制思焕和润月圆房,润月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,而思焕却把她当姐姐,不能接受当媳妇的事实,虽然润月主动,但也没有心想事成。

思焕在同学的帮助下,说服润月,下南洋谋生,他跳出了牢笼,去自由飞翔;这刺激了桃花,一腔怨气无处发泄,当年他的老公就是死在南洋,如今儿子又去南洋,怎么不让她牵断肠。

阿菊等的阿姆生下的虎仔,在河边玩耍时失足落水,再也没有上来,阿菊不愿屈从别人的安排,毅然跳河自尽,结束了苦难的一生。

命运最会捉弄人,当你满怀希望时,往往是吃一个甜枣打一巴掌。

几个月后,传来消息,思焕在船上病倒,被扔在死人堆里,桃花病倒,把这个消息瞒着润月;润月为了养家,去挑私盐,路遇土匪,润月滚下山坡,被一直守护她的春生救起,春生告诉润月,思焕死了的消息,润月和桃花抱头痛哭。

桃花决定给润月招赘,只要孩子姓王,春生终于如愿以偿,春生两入洞房的当天,思焕捎来家书,信里给母亲报平安,让润月不要等他。

润月在得到消息时,掀掉盖头,沉思着拔下头上的簪子,这时,她已有了选择,她选择了“她爱的,没有选择爱她的”,她亲手毁掉眼前的幸福,最求虚无缥缈的操守“守得住”。

几十年后,当一批批游客参观客家人特色建筑时,会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在数豆子,她的寂寞时光在数豆子的指缝中穿过,留下了岁月的沧桑和悲哀,她的坚守只剩下手中的豆子!

03:写在最后

十八娇娘三岁郎,等到郎大妹已老,等到花开,叶已黄。

一生的等待都成一场空,桃花们、阿菊们、润月们,这个被畸形婚姻残害的等郎妹群体,有的用生命做了祭祀,有的用一生的苦等成全了别人眼里的“守得住”,只把苦难和寂寞留给自己。

我以为童养媳们的婚姻已经够悲催的了,像沈从文的《萧萧》中的童养媳、萧红笔下的《呼兰河传》中的小团圆媳妇,都是封建社会,男权盛行下的葬品;而等郎妹更惨,没有最惨,只有更惨!

对于润月来说,等待是一种美德和传承,是她心中的贞节牌坊,润月对这种宿命有着可怕的执着和认可!封建思想侵蚀下的桎梏是多么的可怕。

(全文完)

在阅读中成长,在阅读中充实自己,文学解读欢迎

转载请注明:
http://www.3g-city.net/gjyyf/2575.html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网站首页 版权信息 发布优势 合作伙伴 隐私保护 服务条款 网站地图 网站简介

    温馨提示:本站信息不能作为诊断和医疗依据
    版权所有2014-2024 冀ICP备19027023号-6
    今天是: